台湾入联公投 美国为何强烈反对台湾入联公投

时间:2020-12-14来源:未知
台湾入联公投进入[海峡两岸]>>主持人:近一段时间以来,陈水扁不断地采取挑衅行动以台湾名义申请加入联合国,这些做法遭到了美国方面的强烈反对,在15天之内,美国务院通过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洲事务资深主任韦德宁和美国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三度密集警告入联公投是改变现状的“台独”公投,不但限制陈水扁出访中美洲“过境”美国的活动,还搁置F--16战机的军售案。那么美国为什么强烈地反对陈水扁

进入[海峡两岸]>>

主持人:近一段时间以来,陈水扁不断地采取挑衅行动以台湾名义申请加入联合国,这些做法遭到了美国方面的强烈反对,在15天之内,美国务院通过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洲事务资深主任韦德宁和美国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三度密集警告入联公投是改变现状的“台独”公投,不但限制陈水扁出访中美洲“过境”美国的活动,还搁置F--16战机的军售案。那么美国为什么强烈地反对陈水扁推动的“入联公投”呢?就这个话题今天我们邀请到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的所长阎学通教授来为我们分析,阎教授您好。您好,主持人好。我们在共同探讨之前首先来了解一下相关的背景情况,一起看一看。

小片1:

对台湾当局推动的所谓“入联公投”,美国政府一直表现出强烈反对的态度。

2007年6月18日陈水扁公开宣称,希望在接下来的“大选”中举行所谓“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投”。6月19日,美国政府就做出明确表示,反对以台湾之名加入联合国的“公投”,并且敦促陈水扁停止这一“公投”的举动。

7月3日,美国前任助理国务卿帮办薛瑞福发表文章说,“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只具有象征意义,这个举动将使台湾民主不进反退。”

7月27日美国国务院再次重申,美国不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并且表示,陈水扁如何履行承诺,将考验他的领导能力和可靠程度。

8月28日,美国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表示,美国认为,台湾当局推动“入联公投”是进一步走向宣布独立,不是台湾当局为了追求台湾的利益而应有的举措。

同期:美国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我们反对这类“公投”的意图,因为我们将此举视为“台湾独立”的一步,也朝向改变台海现状。至于“公投”的做法,就像我先前所说的,我们认为那是一项错误。

然而台湾当局置美国的警告于不顾,仍然执意推动“入联公投”,美国对此非常不满,8月底,美国对陈水扁出访中南美洲在美国过境的活动进行了限制,陈水扁只能过境阿拉斯加机场,不准过夜,而且只给了飞机加油的时间。

9月11日,美国国务院主管亚太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在“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上的演讲中,重申了美国反对举办“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投”的立场,他代表美国政府表示,台湾的“入联公投”是居心不良而且相当有害的。柯庆生表示,美国不承认台湾是独立国家,也不接受“台湾独立”这种挑衅的说法。台湾媒体分析说,柯庆生这篇完全代表美国政府的政策演说,严批“入联公投”,把话说得既浅且白,目的就是直接诉诸台湾人民,并与操作入联“公投者”彻底切割。9月21日,柯庆生又向台湾媒体表示,他的演说目的是为了将美国政策立场表达清楚。

美国国务院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帮办柯庆生:那场演说的目的,是清楚的说出我们的政策立场,我认为从那个角度来看,演说(内容)是清楚的,如果我不相信的话,我当初就不会写(讲稿)演说,所以,答案是我认为(演说)达到了目标。他(陈水扁)知道我们的立场。

主持人:阎教授,我们观察到在15天之内,美国的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还包括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洲事务资深主任韦德宁,还有美国的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三度密集地警告入联公投是改变现状的“台独”公投,美国为什么这次反应这么强烈呢?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美国这次强烈的态度主要基于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美国意识到问题的危险性,第二是认识到问题的紧迫性。从危险性上来讲,他看到陈水扁一意孤行,执意要踩这条红线,也就是美国人最担心的,因为“台独”引发两岸之间的军事冲突。而美国明白,如果台湾执意公投引发了危机,那么有可能把美国拽入到这场军事冲突中来。那么这一次也是他意识到危险,比如我们这次再举个危险的例子,就是说到了9月12号,陈水扁主动召集国外的媒体,对媒体放话说,你们告诉美国政府3月22号之后什么都不会发生,台湾在2003年搞过公投,2004年举行了公投,2006年“废统”,他说当时美国都很担心,结果最后什么都没发生,所以就陈水扁已经猖狂到这个程度,就是告诉美国你不用担心,搞公投是没危险的,所以这才使美国意识到问题非常危险。

第二点就是紧迫性,紧迫性是什么呢?他已经时间非常明确了,他3月22号到现在只剩半年了,美国也知道在半年之内改变陈水扁的政策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是不容易的。所以这才有美国为什么使用非常非常严厉的语言,非常严厉的方法,是柯庆生明确地告诉台湾来讲,说这不是你的利益问题,这是美国的战略利益。在这个问题上台湾搞不搞公投关系到美国的战略利益,美国在这个问题必须把美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考虑台湾人民的什么感情,什么意愿什么要出头天,所有这些台湾人的出头天必须服从美国的战略利益需要,这就是美国为什么这次态度如此强烈,告诉台湾就是维护台海地区和平是美国的战略需要。

主持人:我们看到9月12号柯庆生反对陈水扁“入联公投”的谈话全文被美国国务院的国际信息局翻译成了中文刊登在网站上,同时美国驻华使馆的网站也是发表了谈话的全文,那么有分析说,美国此举是台美1979年断交以来所罕见的,那么您怎么来看美国这样的一些动作?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我想有两点。第一个就是说,柯庆生这次讲话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柯庆生自己讲,就是说陈水扁不听,所有的沟通渠道都不起作用,所以美国不得不求救于台湾社会,美国相信台湾这样一种体制下的社会,如果让民众知道真相,这个社会的舆论可能会牵制陈水扁,所以等于就美国把牵制台湾的政策转向寄望于台湾人民。怎么能让台湾人民知道,准确地了解美国政策。

他们的经验是陈水扁长期地是搞文字游戏,所以他们担心如果只有英文的,台湾民众读不到中文的原文,他们可能仍然会被台湾岛内的媒体误导,所以他把它翻成中文,便于台湾的民众能够在网上直接读到美国人翻译出来的中文文本。那么这个经验是什么?就是他们在2004年的时候,陈水扁给美国一个他的就职演说的英文稿和他的中文版是不一样的。就说他做这种语言游戏,就是中文翻成英文的时候,你有很大的空间,你可以把它语气翻得严重一点,把它语气翻得不严重一点,所以如果往两头一差那个含义就隔了非常大的差别,所以正是基于这几年来美国知道台湾“台独”策略之一就是语言游戏,所以他们知道过去“台独”分子是用语言游戏策略跟大陆进行抗衡,今天“台独”分子已经把语言游戏这个策略用于对付美国,所以他们为了防止台湾在柯庆生讲话问题上,台湾当局又搞文字游戏,所以他把它翻成中文,所以从这点上我们就能理解,这次翻译成中文媒体之所以注意,确实是美国这么做很罕见,他们已经丧失了对台湾当局的任何信任。

小片2:

对台湾当局推动的“入联公投”,美国方面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美方的立场。9月27日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会见了正在美国访问的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杨洁篪阐述了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揭露台湾当局搞“入联公投”的“台独”本质,希望美方妥善处理台湾问题,同中方一道维护台海和平稳定,维护中美共同利益,布什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9月23日,正在美国访问并出席第62届联合国大会会议的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同美国国务卿赖斯在纽约举行了会谈,杨洁篪敦促美国遏制“台独”分裂活动。杨洁篪表示,最近的事态再次表明,台湾当局无视国际社会的共同反对,顽固推动“入联公投”、“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等“台独”分裂活动,不惜挑起两岸冲突、制造台海危机。希望美方同中方一道遏制“台独”分裂活动维护台海和平稳定和中美共同利益。

赖斯表示,美方在台湾问题上是负责的,坚持一个中国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湾现状的言行。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在九月底的时候,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和美国国务卿赖斯在纽约进行了一次会谈,在这次会谈上赖斯就表示说,美国对于台湾问题是负责任的,他们是坚持一个中国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的言行的。那么大家注意到这跟美国以前的官方说法,就是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稍有不同,多了“言行”这两个字,所以台湾媒体就表示说,现改变台海现状是说说都不行,那么您怎么来看台湾媒体的这种说法和解读?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我觉得台湾媒体对赖斯讲话解读稍微有一点过了,就是说美国不是说不允许台湾说他要搞“台独”,而是说美国是说哪些东西是不能说的。问题是哪些东西不能说呢?基于这次柯庆生的讲话,明确解读了,明确规定了所谓现状是什么。现状就是台湾不是一个“主权国家”,这是一个基本的现状。还有一个,过去台湾说维持现状什么叫现状,说没有军事冲突就是现状,这是台湾的一个解释。美国这次明确了这一点说,就是说你导致这个地区发生冲突的言行都是属于是改变现状的行为。

主持人:在陈水扁任内他曾经有多次“过境”美国这样一些经历,那么在他任内就是8月底的时候,他出访中美洲的时候,他同时是想到美国去实施过境外交,可是我们看到他的飞机不仅没有能在纽约落地,甚至在阿拉斯加的机场也只是被允许停留50分钟,您认为从这样一个信息,是不是表明美国对陈水扁的态度也发生了某种变化?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其实在2004年已经变化了,就是2004年陈水扁跟美国搞了一个花招给了一个英文版和中文版不一样的就职演说词之后,布什觉得这个人是不可靠的,两点。第一点,他觉得他从政策取向上他已经不配合美国,另一点他觉得这个个人的人格是不可依赖的。所以从这两点的变化,就布什个人对他的感情上的变化,不可避免地影响到美国到对台政策的变化,或美国对陈水扁个人的变化。

所以我们后来看到就是说,其实从2004年开始美国已经开始在陈水扁搞“过境外交”的时候加以限制,只是这一次限制得更加严格。这次不是说以前没有限制,04年一开始美国已经开始限制他,比如说他想去大城市不让他去,让他去小城市,他想去本土不让他去本土,在本土之外的地方落地,这次更加严格对他时间限定,一句话不允许你再利用过境搞任何活动,其实他也知道,他活动不会起多大作用,美国实际要给他难堪,目的是说表达一个美国不喜欢他的态度。

主持人:可能陈水扁自己也明白美国对他这样一个态度,所以他在跟美国企业研究院进行一个视讯会议的时候,他也表达了很多抱怨,对布什政府,尤其是对于布什政府对于F--16C/D军售案要拖到明年520之后才批准这样一个事情,还是表达了非常多的不满。那么您怎么来看,从美国对台军售这个角度,美国有什么样一些态度的转变?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美国对台军售这次明确规定是要推迟到5月20号之后,这个日期很有意思,就是说5月20号之后美国还会向台湾出售武器,但是在5月20之前不会。那他为什么定个日子推到5月20号呢,第一他要警告陈水扁,说你搞“台独”,“台独”的基本保障是美国的军事保护,没有美国的军事保护“台独”是不可能搞成的,这个意思是说,他警告陈水扁,如果没有美国的军事保护,不卖武器就表示一个含义说不给提供军事保护,没有美国的军事保护你是妄想,这样是警告陈水扁。

把军售推迟到5月20号,第二点的目的是要提示这些在台湾竞选领导人,告诉他们你如果要想能够顺利当选那你跟我采取一向的政策,520之后你上来我会跟你合作,如果你不配合我,那520之后我告诉你,你也不会得到我的支持,没有我的支持你未必能赢,实际他对这些竞选人的威胁。

第三他实际是给大陆做一个姿态,大陆我们一直反对美国对台湾军售,他现在表态你看我把这个军售推迟了,在这个公投上我还是配合你的,所以他表了一个态。所以就说实际把对台军售推迟5月20号之后这个政策表达了三层含义。

小片3:

近年来,美国针对陈水扁当局的“台独”言论多次发表评论。

2003年12月9日,美国总统布什在会见温家宝总理后的记者会上表示“最近台湾领导人的一些言行有可能导致片面改变台海现状,这是美国反对的”

2004年10月25日,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访问北京时说,“台湾不是主权独立国家”,希望两岸“和平统一”。

2004年12月20日,时任美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在电视访问中表示,《与台湾关系法》并没有规定美国必须保卫台湾。

2006年5月10日,时任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在国会表示,“台独意味战争”,意味美国士兵将牺牲生命;台湾如果不断挑战美国早已定调的“一个中国”政策,“我认为台湾就是一直在撞墙”

主持人:那么从前面种种方面,包括美国对陈水扁的态度也好,对军售的态度也好,包括对“入联公投”政策态度等等,从这些方面总的来看,美国对于“台独”的一个政策到底有什么样的变化?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如果我们比较布什上台时对台独的政策和今天对台独的政策应该说有了很大的变化。第一点变化就是说,由原先执意支持台湾独立到现在担心台湾独立,甚至一定程度上要防范“台湾独立”。在2004年的11月到现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是美国的政策变得日益就对“台独”的,就是防范“台独”的政策方面在加强,这是一个事实。就是在2004年的时候,因为陈水扁宣布要在2008年的5月20号修改宪法,那么中国政府在5月17号我们有一个对台政策申明,明确提出遏制“台独”为首要任务,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所以当两岸之间的政策变得非常地对抗,非常地明确走向危险的时候,美国人就会采取一个遏制“台独”的政策。所以当年美国改变了政策,鲍威尔说台湾不是主权国家,鲍彻讲说《台湾关系法》不必然保护台湾,然后布什自己讲个人反对台湾独立。

第二点,就是从当初的美国认为台湾独立是没有危险的,到今天美国认为台湾独立是有危险的,原来他们认为“台独”不会破坏地区和平,现在认为“台独”会破坏和平。

第三点,原来认为“台独”就是台湾民主的体现,现在认为台湾的台独和民主是没有关系的,所以柯庆生说了哪些包裹了民主大旗的坏政策仍然是个坏政策,那么这个意思是说明什么呢?就是美国已经意识到了民主和台湾的分离主义是两件事,台湾不过借助民主的大旗或者旗号来实行分离主义的政策,我认为美国在对台独问题上认识有较大的变化。如果说政策有什么调整,那么就是说由原先非常地鼓励支持,到现在变成了谨慎,防范。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意识到,由于七年间美国对台独势力的纵容甚至一定的支持,使得今天美国的防范政策不一定发生效力,也就是说有点晚了。

主持人:我们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在第62届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审议总务委员会所提出的不将有关涉台提案列入联大会议议程这样决定的时候,有126个会员国表态赞成总务委员会的决定,而且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当时台湾媒体就猜测说,有可能美国也会在联大的会议上再次重申他们不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这样一个立场。可是美国却是保持了沉默,所以后来台湾的外事部门就解读说,这是因为他们积极沟通,所以美国有一个友善的表示。那么阎教授您认为未来美国对于“入联公投”还会有下一步的一个动作吗?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美国这一次没有明确在62届大会常务会议上表态反对台湾加入联合国的政策,表明美国在“入联公投”的政策,在柯庆生恐怕是最高程度。也就是说美国采取比柯庆生所提出的政策更强烈的政策,恐怕不会再有了,这是美国一个态度。美国实际要告诉世界就是说,我的对台政策只有程度变化,还没有发生性质变化,也就是说如果在联大美国有这个表态,那么美国就是不仅仅在联合国要阻止台湾以台湾名义加入,美国要在任何其他国际组织台湾以台湾名义加入美国都必须出来进行表态,说他是不支持的。

所以美国不想开了这个头以后,使得在其他地方他不得不再表态,我想这可能是他背后的一个策略考虑。

第二点就是说,美国在这里面表明了一个就是说,美国还是把台湾作为自己的内部矛盾来处理的,而对大陆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他还是作为战略矛盾来对待的。最后一点我想说就是说,美国这次没有公开表态说明美国没有下最大的决心阻止台湾在3月22号进行“入联公投”,美国还有另外一个准备,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有一个思想准备,美国仍然有用军事手段来应对这个危机的思想考虑。

主持人:今天谢谢阎教授为我们就美国为何强烈地反对陈水扁所推对的“入联公投”这个话题所做的分析,谢谢您。谢谢。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今天的《海峡两岸》,下期节目我们再见。

责编:刘莉岩

上一篇:毛泽东名言 美政坛谨慎看待红宝书下一篇:夜恋网址 公安部整治网络诈骗 近期查处4207家违法违规网站

热门tag